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现言>第一爵婚:深夜溺宠

68、我不凶了,不走,行么?

书名:第一爵婚:深夜溺宠|作者:九九公子|本书类别:现言|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2:03:29|字数:3708字

  门口,杭礼匆匆而来,“寒总,大小姐拿走了车钥匙!”

  寒愈没空理会,大步凌然迈往电梯。

  她一个人站在电梯里,直直的盯着走过去的他,前所未有的冷。

  寒愈迅速压了几下按键,眼看着电梯合上,一咬牙,直接用手去挡。

  幸好。

  电梯再次打开,他抬脚步入。

  两个人的空间却顿时逼仄,谁都不开口。

  终于是他的视线落在她晚装上,又盯着她鲜艳的红唇,脸色越沉,“去哪了?”

  夜千宠不说话,甚至往他远处挪了挪。

  也是她挪步的时候,寒愈才发现她裙子湿着,脚印上滴了水,一双浓眉才皱了起来,抬手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。

  她抬手打掉,就是一言不发。

  寒愈追她出来,外套也没拿,看着她身上的潮湿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眉头越来越紧,完全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的感觉很不好!

  而她在电梯刚落定之际,就快步走了出去,继而小跑。

  “下着雨!”寒愈没想到她会跑出门。

  他顺手从前台拿了一把伞,眼看着女孩冲进雨里,脸都黑了。

  一把将她扯回伞里,沉声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夜千宠让门童去取车,目光不断的巡视周围。

  不远处,有人想冲上来的,但在看到寒愈的那一刻停住了,又退回夜色里。

  两个人又在雨里撑伞僵持着。

  车子一来,夜千宠直接往驾驶位走,一副焦急样。

  可寒愈不准她开车。

  她仰起脸,“你玩你的,我回家还不行么?”

  寒愈意欲解释些什么,可无从说起,只把她塞进车里,自己去了驾驶位。

  不一会儿,车子没入夜雨里。

  慕茧此刻站在顶楼窗户,皱着眉,“舅舅,寒愈走了。”

  没能拖住。

  乔鸣已经接到消息了,“一群没用的东西!”

  可寒愈的车没人敢拦,乔鸣又拨了另一个人,“明天早晨第一时间我要夜千宠的通缉令!”

  乔鸣发誓要把自己的安排变成事实:杀人犯法,还用的是异类药,她不死谁死?

  *

  轿车停在了寒公馆门外。

  反正也湿了,夜千宠直接下车进门,无视寒愈黑着的脸。

  而她刚要上楼,寒愈扣了她的手腕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寒愈根本没想过,她,在他眼里的小女孩,才是整件事最根本、最核心的人。

  所以,席澈的嫌疑他是知道的,却不清楚怎么反而是她如此狼狈。

  夜千宠淡淡启唇,“我冷。”

  果然,他就没再问过半个字,放她上楼去冲澡换衣服。

  可是,夜千宠刚洗完澡一出来,他就站在了窗户边,用一种能刺穿她的眼神盯着她。

  冷不丁的开口,一步步逼近:“药在你手里?也是你给乔正吃的?甚至是你研制?”

  她脚步骤然停住,他每问一句,心里就往下沉一点。

  “谁跟你说的?”

  难道他都知道了?

  然后转念一想,不是乔鸣就是慕茧!

  所以,她不可能松口,“根本就是乔鸣和席卜生合伙陷害我,这都是你招的仇恨,他们算在我头上,还来问我?”

  寒愈薄唇冷了,“席澈也害你?他说药在你手里还有假?”

  夜千宠脑子空了一秒,席澈怎么出卖她?

  男人靠过来,她紧了手心,却扬起下巴颠倒黑白,“是又如何?我就是打算拿着药,替席澈顶包的!”

  下一秒,看到伍叔瞳孔骤然冷缩时,她才意识到自己被他一连串质问给诈了。

  果然,男人不可置信,“果然?”

  又冷笑,“替他顶包?多深的情?”

  男人忽然转身,作势在房间里翻找。

  夜千宠有些慌了,药不是她研制,这事算是瞒过去了,可是药在她这儿也被她承认了。

  被伍叔找出来,绝对比被乔鸣找出来的后果严重!

  眼看着他朝那个抽屉伸手,夜千宠来不及想,一步冲过去,猛地拉开抽屉,盒子里的两粒东西直接被她塞进了嘴里。

  寒愈只见她风一般从身边掠过,看清她往嘴里塞东西时,一张脸霎时阴沉得几乎拧出水。

  “吃了什么?”

  外行人眼里,那就是致命毒药!以至于那嗓音压抑无比,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慌乱。

  男人一步迈过去,捏了她的下巴,满是压迫:“吐出来!”

  夜千宠紧咬着牙,倔强的仰着脸死盯着他,下巴别捏得生痛,却死活不张口。

  做了个往里咽的动作,她才红着眼圈望着他,“这么多天,反正你跟慕茧玩那么高兴,管我做什么?”

  “我要是吃死了,你们可以立刻订婚……”

  “不准你胡说!”寒愈狠狠打断她的话。

  指尖越发在用力,眸底铺满慌乱,“吐出来,听见没有!”

  她根本不配合,反而想要推开他。

  挣扎之下,寒愈忽然覆下薄唇,将她娇小的身体整个人稳稳压进胸膛。

  他试图撬开她的防线,逼迫她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,舌尖扫过唇齿,却无论如何都被她挡在门外。

  那一刻,夜千宠听到了男人颤抖的气息,几乎有着恳求,“吐出来,好不好?”

  “千千!”只差求她。

  寒愈根本不敢尝试十年的含辛茹苦,心头唯一所好,一朝失去是什么样的痛?此刻哪怕想一想,都痛得几乎窒息。

  那样的语调让夜千宠睁开眼,才发觉他竟然眸底泛着红,疼痛得盯着她,“你若出事,让我怎么办?”

  第一次看到伍叔这样真实的脆弱,甚至恳求,她晃了神,怔怔的望着他。

  而他再次吻下来,这一次,舌尖撬开她的贝齿便闯了进去。

  明知道那是毒药也义无反顾。

  龙舌在她领地里一番纠缠,霸道探寻。

  终于舌尖卷走她口中的东西时,一丝丝馨甜。

  男人神色明显怔了,有怀疑、有惊愕,垂眸凝着她。

  唇瓣分离,夜千宠仰脸,坦然看着他,“你真以为我有那东西?就一颗糖而已,跟生离死别一样做什么?”

  她这话一出,寒愈那张脸剧烈的变了又变。

  想到自己方才的慌张、失态,此刻眸底还是红的,而她一副淡定,只用一颗耍了他!

  峻脸只剩夹杂恼羞的愤怒。

  “很好玩?”男人唇畔极冷,愠怒到了边缘,几乎低吼,“好玩吗!”

  夜千宠看到他这样,才意识到自己过分了,等于在欺骗他的感情。

 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,这等同于践踏他的尊严。

  柔唇喏了喏,却没说出话。

  看着他冷脸要大步离去,她才忽然上前,不由分说勾了他的脖子,递上娇嫩的唇瓣,不让他把药吐掉。

  既然这东西被乔鸣知道了,只能毁掉,最好的办法就是吃了。

  她不顾矜持,舌尖学着他的样子探进去,毫无章法的逼他咽下去。

  寒愈是没料到她会如此,整个人僵了两秒,然后才猛然一把将她扯了下去,一张脸黑得彻底,“玩够了没有!”

  夜千宠只觉得手臂都快被他扯掉了,疼得鼻尖皱了皱,“你又凶我?”

  可男人却一眼都不再看她,气昏了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。

  “伍叔!”她一吸气,快步追上去,知道他真的生气后果多严重。

  可是门板在她眼前重重关上,吓得她定在了原地。

  过了几秒,觉得更气了,他这么多天逍遥自在,她说错了么?让他不管她这件事,也没说让他什么都别管!

  转过身,她便开始掏衣柜。

  寒愈站在走廊,低头撑着护栏。

  满月楼第一次来电的时候,他按掉了,第二次才接听。

  “乔鸣想动千千,你今晚看着她点。”

  这话让他浓眉皱了起来,想到了她今晚的狼狈。

  缓了大概十几分钟。

  隐约听到她房里的动静,寒愈才转脚走了回去。

  一推门,原本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眉心收紧,“你干什么?”

  夜千宠把行李箱扔在地上,正往里放衣服,他刚好一问,眼泪掉了一颗。

  抬手一抹,继续放衣服,头都不对他抬一下。

  寒愈见她抹泪,心口钝疼,长腿大步迈过去,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。

  她手臂刚刚被弄得有点疼,此刻像炸了毛的猫,“不准碰我!”

  所有小女孩脾气全都上来了,也不管讲不讲理,“每次你说不管我就不管我,你跑去跟慕茧卿卿我我啊,走!”

  一想到慕茧坐腿喂食的画面,她醋得发指!

  “我要回费城,死也不要你管!”

  说罢,她又去拿衣服。

  她这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架势,寒愈自然不能让她胡来,走过去捏了她的手腕,另一手关上衣柜门。

  可转眼,她忽然挣脱他就往门外走。

  寒愈先是拧了眉,随即才追出去,见她直接下楼,出门冲进雨里。

  门一开,只觉寒意刺骨,夜里的雨越下越大,她才刚换的衣服!

  寒愈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的脾性,不做多想也步入雨里。

  他就算有再大的气,吼了她两句早就软了心,这时候又心疼得恨不得揍她一顿。

  “回去!”因而绷着一点点长辈的架子命令她。

  夜千宠对上那张和雨水一样冷郁的峻脸,忽然不闹了,只仰着脸,紧紧盯着他,“你变了。”

  雨水里她睫毛颤颤,仰眸望着他,带着控诉像一下子望入了心口。

  心尖一滞,寒愈只觉心口漏跳了一拍,眸眼微垂,看着巴掌大的脸,那副模样,比一妖出水芙蓉还要清丽。

  雨水冲刷,越发唇红齿白,肤如凝脂,尤其那一张一翕的唇瓣。

  那是他尝过最好的娇艳。

  他哪舍得变?

  为她遮在额头挡雨的手腕微转,拇指不自禁的抚上柔唇。

  她倔强侧过脸,男人握着她的下巴,不准她躲,指腹碰触她柔软的粉唇。

  眸底更暗了暗,喉结滚动,“没有不管你!”

  那嗓音黯哑,迷欲。甚至胸口忽有欲动微微燃起来,直往四肢百骸游移,又被他微微压制。

  “以后不准凃那支口红!”男人不悦。

  他从会所就盯着她嘴唇了,此刻依旧满是吃醋的后劲。

  夜千宠感受着他粗粝的指腹在唇间用力摩挲,目光微热的虎视眈眈。

  想到他刚刚吃了那个药,不说两粒也有一粒半……

  她刚刚冲进雨里,就是因为吃了药,有一股难以描述的感觉在蹿,怕剧烈起来出丑。

  结果,很轻微,不剧烈,就好像……像前两次他吻她时候,身体里的蠢蠢欲动,应该是她晚上喝了香草热茶,药力冲突,起了一丝媚性。

  看来这药不慑心神,她很清醒,完全能自控。

  那他呢?

  瞧他此刻的样子,确定是有药效的。

  所以,想了想,她双手撑在他胸膛,推得远离了一点,道:“我回费城,今晚走。”

  男人站在雨里,蓦地没了反应。

  她从他胸前离开,转身往回走。

  走了两步,身后的人才倏然将她掳了回去,背对着把她紧紧拥入怀,许是知道她这回不是气话。

  头一次争吵隔夜,冷战这么久,她这一走,寒愈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。

  两个人就那么背对拥抱站在雨中。

  许久。

  “不凶了。”声音很低,“不走,行么?”

  他也会怕。

  所以,女孩背对着他略抗拒,他却忽然微抬她的脸,自她身后便不由分说、重重的吻下来。

  这一次,丝毫不犹豫,也不准她躲的纠缠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【雨中热吻了解一下,你们要的肉来了,这章很长,就为了安排69章行69之事!讲究如我,如此费心,不夸一下嘛?】

  伍叔表示,你用吃毒药吓唬我、还玩我,急得心肝都颤也不准我吼一句吗?……不行?好吧,我服软,我豆腐软~

  吃瓜群众:男子汉大豆腐,你不软谁软?

  感谢:赚钱小马达1捆评价票!2捆大红花!、ryy1011的5捆大红花!、幸运儿958的码字超人!、秋叶飘零的1捆评价票!、春田太太家烧麦包的1捆评价票!

  哇哦~大大的啾咪!超爱你们!感谢支持!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狂妻来袭:帝少请接招

    浅笑之夏 / 著

    (本文古穿今,强强联合,吊炸天,爽翻天,互宠一对一)她是‘魔音’大陆最强琴师,身份尊...

  • 天道至尊驱魔师

    绯月天歌 / 著

    原本远在千里之外盗墓的四弟突然传来求救传音,她赶去救援却不料那古墓中居然封印着一只上...

  • 腹黑郡王妃

    蔓妙游蓠 / 著

    一觉睡醒,狡诈,腹黑的沈璃雪莫名其妙魂穿成相府千金。嫡女?不受宠?无妨,她向来随遇而...

  • 重生之医品嫡女

    小妖重生 / 著

    【一句话简介】:这是个受尽屈辱磨难的少女死后意外重生,为了改变命运保护家人不受到伤害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