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还珠之珠光宝气

十五、几时欢喜几时悲,幻似庄生不知谁

书名:还珠之珠光宝气|作者:酒酿仙桃儿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9-03-15 19:44:45|字数:2902字

  宝姝自那日怒急攻心,当众昏厥之后迟迟未醒,忻嫔衣不解带守了三日三夜,终是支持不住,也晕倒了。

  嫤妧见姐姐昏迷不醒,母亲病倒,一夜之间成长许多,压着心事,将行宫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忻嫔经纯贵妃劝说才敛了悲绝哀怨,如往常一样过活,只每每到深夜暗自神伤,嫤妧暗地瞧见过几回,也跟着偷偷抹泪。

  宝姝昏睡期间,太后、皇帝、皇后并一众嫔妃、阿哥、公主常来探望,多半也只是叹气。

  宝姝这些年在宫中除了令妃外,再未开罪过谁,上有三位权贵宠着,下有哥哥、弟弟护着,人缘一直不错,如今她这一病,整个围场似是罩了一层乌云,压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这一日,几位阿哥约好到行宫瞧瞧宝姝,永瑆、永璂看着姐姐惨白的面色,还带着些许委屈,再看忻嫔日渐消瘦的身量,一口气堵在胸中,实在待不下去,转身出了配殿。

  巧的是,这二位小爷刚出来,就见福康安站在院中,正所谓“冤家路窄”,永瑆爱姐心切,冲上去对着福康安就是一脚,永璂也正愁没地儿撒气,跟着永瑆一块抬脚就踹。

  那日永瑆、永璂并未看清原委,却也知福康安定未讲出实情,否则宝姝也不会气得昏迷不醒;兄弟俩平日里与宝姝最为要好,也顾不得规矩不规矩了,预备先出了气再说。

  福康安见永瑆冲过来就道不好,皇宫里虽不兴打奴才,可毕竟人家是主子,也不好直接躲,只得生受了。

  福康安虽深得皇帝喜爱,又是个有爵位的,可阿哥们动手打奴才,没人敢拦着,是以富察·明义和福长安眼见福康安挨揍,也只能上前劝说,永瑆、永璂兄弟差点把富察家这哥仨都给打了。

  这富察·明义原是傅恒二兄傅清之子,略长永瑆两岁,二十二年选做永瑆伴读;福长安则是傅恒家的小儿子,与永璂年纪相仿,由皇后钦点,成为永璂伴读;如此便有令妃羡慕嫉妒,非要和富察氏一族决一高下的心思。

  明义、福长安作为皇子伴读,也跟着到了围场,读书时伴读,围猎时随扈,闲玩时陪侍,时刻不离。

  永瑆、永璂探望宝姝,明义、福长安自然也得跟着,三兄弟正站在院中说起宝姝昏睡之事,永瑆和永璂便冲了上来,几个人乱作一团。福长安趁乱瞅准了福康安腿窝,一脚将福康安踹得跪了下去,口里喊着“阿哥们饶命”,手里却使了力,生生把自家三哥按在地上挨打。

  永璋、永珹在屋里听见动静,赶着出来把人拉开,嘴上训了永瑆、永璂两句,看着福康安的眼神却十分不善,几番劝慰才把永瑆、永璂拉走。

  待几位阿哥出了宫门,明义才把福康安扶起来,“宝公主是这阖宫里的宝贝,众人心尖上的可人儿,堂兄你惹谁不好,偏偏就喜欢惹她,十一阿哥从昨儿个开始,老远瞧见我就瞪眼。”

  “十二阿哥更甚,今儿一早莫名发了一通脾气,说我们富察家都跟你福康安一样,全是黑心白眼,捂不热的石头,养不熟的白眼狼。”福长安瞧着三哥一脸愧色,也跟着添油加醋。

  “十二阿哥、十二阿哥——他这是诛心!”福康安一听,羞恼得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  “那都是因为谁啊!”明义、福长安听福康安这话直翻白眼。

  “宝公主这病若是好不了,别说你福康安了,整个富察家都得跟着吃瓜落儿。”

  “嗯,我也这么觉着。”明义听福长安这么说,瞪着眼点点头,一副大事不妙的神色,“不行,我还是先给阿玛捎个信儿,这事要坏。”

  说着,明义便抬脚往外走,福康安两步追上将人拉住,“不许去!谁都不许去!”说完,便拂袖而去,明义、福长安却一脸坏笑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  明义、福长安早就瞧出福康安对宝姝有情,福康安却“死鸭子嘴硬”抵死不认,兄弟俩便借着永瑆、永璂发脾气,故意揶揄自家哥哥,惹得福康安面上红一阵白一阵。

  福康安本就因为马场之事对宝姝十分愧疚,被阿哥们打了一通,又被弟弟们戏弄了一回,羞愤加气恼,心里千回百转,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哪句,便也不再解释。

  到了第七日,宝姝才悠悠转醒,这让忻嫔欢喜了好一阵。可好景不长,宝姝自清醒之后,一直躺在床上,不眠不休,一夜夜盯着幔帐发愣,任谁呼叫也无有反应,时不时还会流下眼泪,便是喂水喂饭也似提了线的木偶,不扯不动。

  忻嫔见女儿如此,悲从中来也病倒了,嫤妧只得去侍奉母亲,宝姝则由姚姀、晴儿、兰馨三个替换着照顾。

  皇帝来探望时,看到宝姝发呆流泪的样子,对着太医大发了一通脾气。太医说,公主得的是心病,能不能大好,还要看她自己。

  这些日子,宝姝脑海中想的,除了重生后这些年的欢乐,还有这宫中尔虞我诈,人心叵测。

  自重生之日,宝姝原想着“背靠大树好乘凉”,帮助皇后度过危机,自己便也能悠然度过一生,只没想到,她从无害人之心,却因宠爱遭人嫉妒,因善良遭人怨恨。

  从十七年四月起,令妃所做之事,一桩桩一件件,均是针对皇后,而宝姝不是阴差阳错地成了“替身”,便是襄助皇后化险为夷。宝姝想,或许上天让她重生此地,做这个早早殒命的格格,就是为了扭转乾坤,助皇后一臂之力。

  其实宝姝在来时也有挣扎,这后宫诸事,多少与她无关,她若不管,许真能安然过此生,待到皇帝给她指门婚事,和亲也好,相夫教子也罢,这一世都是她林梓潼偏得的。

  思及以后要离宫,离开忻嫔这样好的母亲,离开嫤妧、永瑆这些兄弟姐妹,便有些不舍;再念及这些人往后的结局,宝姝心中又悲又痛,流下泪来。

  宝姝这呆傻流泪的模样,惹得晴儿、兰馨几人也跟着落泪;永瑆、永璂兄弟只要见到福康安,便要给上几脚,福康安是能躲就躲,就差告病回家了;乾隆爷心疼女儿,也知福康安是顾全大局,虽不忍心责备,却也没什么好脸色;其余几位阿哥帮不上忙,也明白怪不得福康安,除了叹气还是叹气。

  最开心的,莫过于冷眼旁观的令妃娘娘了,所谓“有其母必有其女”,令妃深觉婼妘此事办得绝妙,巴不得宝姝就此一命呜呼。太后、皇后因这一事,对令妃是越发讨厌,寻了由头便要对她教训一番。

  宝姝在床上浑浑噩噩过了几日,除了忻嫔还整日恹恹不悦外,旁人早已生活如常,似乎是忘了这行宫中还有个六公主。

  宝姝病的这些日,却还有一人不大痛快,便是宝姝曾照顾过的永璟。永璟病愈后,与宝姝很是亲近,宝姝一病,永璟是吃饭饭不香,喝水水不甜,夜里睡着也要哭闹几回,皇后见了好不着急,思量着许是因为宝姝的缘故,便带着永璟去瞧了宝姝。

  永璟见到宝姝很是欢喜,一直拉着宝姝的手“咯咯”笑,嘴里含糊地叫着“姐姐”,宝姝却还是一副痴傻模样。不是宝姝没有察觉到周遭的人、事、物,而是她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偏执地钻牛角尖上。

  宝姝始终想不通,如若上天要她来拨乱反正,为何又要重生在这虚幻之中;如若上天是怜惜她前世凄苦,为何又要重生在这帝王之家。

  她若留下来,既要与这封建礼教抗争,又要与后宫的虎狼博弈,她突然体悟了顺治皇帝那句“我本西方一衲子,为何落入帝王家”,这江山社稷,后宫诸事,不过是“万里乾坤一局棋”,当真“百年世事三更梦”。

  宝姝反复思量,竟觉无尽悲凉,她不懂自己究竟算什么,她到底回魂成了谁,又是谁复生成了她。宝姝想不通,也无人可问,除了流泪还是流泪,也只能流泪。

  永璟见宝姝脸颊上滚落的泪珠,攀爬着上了床榻,扬着小手给宝姝擦脸,宝姝抓着永璟的手,终于动了动,眸光也聚焦到永璟粉嫩的小脸上。

  看着永璟如今粉团子似的健康模样,对比当初肿成馒头、奄奄一息等死的状态,宝姝心中压抑的委屈再也忍不住,一把将永璟抱在怀里,嚎啕大哭。

  永璟并不知道宝姝的心理活动,却也跟着一块哭,小手将宝姝抱得死死的,凭谁也掰不开,直到宝姝再次哭晕,皇后才将永璟从宝姝身上分开。

  而宝姝房外,日日都要来探望的福康安,听见姐弟俩撕心裂肺的哭泣,紧紧攥着拳头。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

    古心儿 / 著

    “姐姐,妹妹不是故意爱上襄王,更不是故意怀上襄王孩子的。”顾瑾汐怎么都没想到,原来从...

  • 学霸重生之豪门谋妻

    钱菲菲 / 著

    高智商学霸搭配腹黑男神的组合,一对一,双洁,绝对爽文,欢迎跳坑。----她是来自未来...

  • 残王的贪财妃

    陌浅离 / 著

    临晚镜,二十一世纪幻月阁的金牌杀手,代号“绝影”。以发丝为武器,一把毒针走天下。她时...

  • 1号宠婚:权少追妻忙

    吕颜 / 著

    谭家系列之四:谭亦篇商奕笑此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打脸各式装逼的大人物和小人物,谁让她具有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