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现言>情长长,爱暖暖

第七十五章 真情似金

书名:情长长,爱暖暖|作者:寒鸭浮水|本书类别:现言|更新时间:2019-03-15 19:42:48|字数:3891字

  年轻人忽然想起什么:“老板!你的胃……”

  老板的胃始终不怎么样,年轻人居然只顾了吃,忘了提醒。都是酒场太多,应酬太多,把胃口伤坏了呀!

  年轻人忽然从孜孜不倦地品味中醒悟过来,才赶快提醒吃兴正浓的老板。

  老板只是摇摇头,继续享受桌上的美食美味。

  原来老板早就心中有数。

  大概是觉得吃得差不多了吧?他才漫不经心的回了小司机一句“一顿而已,不会有大问题,你不必担心。”

  这二人慢而不断,有模有样,吃相还算是很斯文。  

  吃得沟满壕平,他们起身走了。

  大老板也没多看姚爱几眼,姚爱热情地送走了他们。

  而事实确如年轻人所担心的那样,晚饭,大老板谢绝了一切宴请,他胃胀满满,毫无食欲。

  不到半夜,就蹲开了马桶。一直到吃了消化药后,才得以安生。

  下个星期日,二位又来关顾。仍然坐在那张桌子前,等着姚爱的出现。

  姚爱一见他们又来了,仍是热情招待。

  姚爱同样为他们备好火锅,各种食材和料理,让他们慢用……

  今天大老板汲取了上次经验,慢慢享用,真是美味不可多食呀!

  年轻人可不管,敞开心怀,尽情开涮……。

  临走时,大老板还让年轻人把自己剩的羊肉片打包包装走。他怕姚爱见他剩了那么多羊肉片笑话他,下次没法再来了。

  瞧他心思多缜密呀!周英忙完屋里的,有客在外呼喊,忙跑出来。

  姚爱正在跟着主仆二人结账拿着小本本认真记着。

  她哪里理会旁边人的眼光,记了账收好钱,又热情送他们离开,这是在自然不过的了。

  然而,又是这个“然而”!周英有看出了不同寻常,但她没有慌忙下什么定义,却如此这般地来了个投块儿小石子拭水深。

  客人们都走了,她俩坐在桌旁,喝点儿水,等着二嫂端饭来。

  周英好像无意思地问姚爱:“刚才你送走的那两位,好像没来过,也不像本地人,你认识他们吗?”

  姚爱呷了口水,不加思考地告诉她:“应该算是打过小小的交道。”

  然后,她就讲了那次跟他们打交道的事情……

  “哦!他们这是头一次来么?”

  “不是。上星期天你回老家办事,他们来过一次。”

  “哦!这么说他们是回头客了!”

  周英问完姚爱,没说什么。但是她的直接感官告诉她,这两个人,绝不只是来涮锅。她先不发表谬论,她要继续观察,以免落人口食。

  下个星期日一晃就到。本来周英有事不应该来,可为了姚爱,她还是来了。

  她要看看,那两个顾客是否还会再来。她就是要看看那双看向姚爱时含情脉脉的眼睛。

  像往常一样,姚爱忙外边的顾客,周英忙里边的顾客。

  像往常一样,外面的客人又只剩下两桌。

  大老板和年轻人又双双出现。

  像往常一样,他们又坐在了他们做过的那张桌子旁边等候姚爱。

  屋里的周英看见了,眼睛一亮,计上心来。

  “姚爱你现在照顾一下屋里的顾客,我,我去照顾外面的。”说着话,人已跨出屋子,走到院中,来到二人坐的桌前。

  周英笑呵呵!二位欢迎您二位的再次关顾,我替二嫂谢谢二位。年轻人笑着说:“不客气!不客气!”

  大老板确头都不动一下,更兼有一脸的疑惑和纳闷。

  年轻人敏感地吸了口气:大老板!您别这样啊,傻子才看不出你这副尊容,你都抻着点儿气呀!

  周英这一试便知,无需再次,一次足矣。

  周英笑脸问道:“二位今天还涮锅吗?”她两眼在二人的脸上扫来扫去。

  “嗯!要不咱今天换换口味,吃碗西红柿打卤面?”

  这个大老板低着声音,勉强说了一句:“随便吧!”

  不知出于什么考虑,他看向周英,温文尔雅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就来两碗西红柿鸡蛋打卤面,多搁麻芝少搁蒜。”年轻人笑了。

  周英也是礼貌地一笑:“二位稍等就来。”

  周英回到屋里,吩咐好二嫂,然后对姚爱说:“还是你到外面去吧!”

  她凑到姚爱耳边小声的:“你外面的客人……嗯……。”

  “你什么表情?什么意思?你可真矫情。明天把你送到培训处,教你如何学会耐心,什么叫顾客至上。”姚爱边说边往出走。

  “ 我什么也没说,怎么就矫情啦?”周英话虽如此,眼睛可没闲着,她站着个能观察着的角度,看着某人!

  姚爱的脚刚迈出门槛儿一步,某人的脸上便有了变化。那双冷眼看人的眸子,一下子变得温柔可人。

  瞬间的变化,也逃不过周英这双正在猎奇的鹰眼。接下来,某人的动作,就更让周英和对面而坐的年轻人瞠目!

  大老板一张大口,一大箸面条抽进嘴里,咽了下去。他的食欲立刻来了!

  姚爱笑盈盈来到二位面前,很意外:“你二位今天换口味了!怎么吃上快餐了。有急事吗?”

  年轻人“啊啊啊!”笑呵呵支吾着,算是回答。

  谁知大老板更是语出惊人:“面条更合我的胃口。”

  年轻人憋不住地心中好笑:合胃口?刚才没见人家时,一口不动。难怪呀!大老板只有见到这位姚爱姐姐时,才吃得高兴,甚至过逾,消化不良啊!

  姚爱笑盈盈看着他们吃,“换换口味也很好,什么美食也要隔长不断的吃,吃新鲜才好。”

  “大姐说的极是。”小司机迎合着说。

  反正也没有别的客人了,她索性掇过一个方凳,放在他们俩的桌边,坐了下来,聊起家常来了。

  再看大老板,面如春风拂过,看着姚爱时,心中如静静的水面泛起了涟漪,圈圈套着圈圈,不断……

  年轻人这回也不显生疏了,没话找话问:“姚爱姐姐!你的脚没落下后遗症吧?”

  “没有!”回完话的姚爱有些奇怪“哎!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  “姚爱姐姐!难道你忘了?医院。”

  “哦——”他一提醒,姚爱想起来了。

  “可是我还不知您二位姓什名谁?”

  “我叫华文,是个司机,你是知道的。”

  华文伸手一指:“这位是我的老板,”还没等他说出老板的名字,就听老板接茬:“陈仲良”

  姚爱“噢!陈先生”她朝老板礼貌地点点头。

  这便是姚爱第一次与这二位面对面的交谈,也是姚爱第一次从正面看清了此老板的真面容。

  他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人。面孔不是特别英俊,但也称得上清秀。长在男人身上的这种面孔,很显文质彬彬。所以给人的印象:没有商人的习性特征,倒有十足的儒雅风度。衣着也不是奢侈得让人刮目、咂舌。总之一句话,他很接地气,姚爱并不反感他。

  华文是姚爱姐姐长姚爱姐姐短,甜言蜜语说了一气儿,停下了话头。

  “听说姚女士正在上学?”陈老板用这样的问话形式跟姚爱开始交谈,他觉得很自然,不会让人产生明知故问的感觉。

  “是啊!陈先生,我在读师范。”姚爱看着快吃完面的陈先生。

  陈先生的脸有些微红。

  姚爱看看他继续说:“中国有句老话,叫人过三十不学艺,可我却是个悖行者。因为我已过三十,还在上学。”

  “哦!”陈先生听罢点头。

  “庆幸的是,我们全家人都支持我。无论是爸爸妈妈;还是孩子、孩子的爸爸,都给我创造条件学习,不让我有一点儿分心。所以说我也是个很幸运的人。”

  此时已放下碗筷的陈先生一脸的不解。“那你为什么星期天还来这里打工啊?”

  姚爱笑了,“我不是打工,是帮忙。老板娘是我一个叫二嫂的人,她有困难,需要我们帮助。”

  “噢!”此时的大老板有些惊讶了!

  “你很惊讶吗,陈先生?”姚爱看到陈先生面目表情追问了一句。

  “有些惊讶,原来你是在做义工!原以为你是勤工俭学。”

  在一边半天没言语的华文不解地问:“你这二嫂有什么困难,你们帮她?”

  “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呀!”姚爱的口气是这理由还不充足吗?

  “那她可以招收服务员嘛!”华文认为自己说得合情合理。

  姚爱又笑了。“招收服务员可以,那需要付工资,那是一笔很大的成本开支,二嫂现在条件不允许。而我们给二嫂帮忙,总可以给二嫂节省些成本开资吧!”

  “姚爱姐姐!你这二嫂也很幸运,会遇上你。”华文夸赞着说。

  “不是我一个,刚才那位女士,也和我一样是帮忙二嫂的。”

  此时桌上的两位,已吃罢多时,只是这样安静的和姚爱交谈。

  姚爱又问他们是不是再喝点儿水?

  陈先生也不客气地点头:“来两杯白开水就可以了,你就忙你的去吧!。”

  然后他又面向姚爱:“结账吧!我们就走了”

  姚爱给他们端来了两杯白开水,放到各自的面前,他们各自喝了一口放下了。

  姚爱为他们结好了账,嘱咐了几句转身就走的二人,回屋来了。

  细心的华文发现老板说话语调很低沉,情绪也很低落。

  屋里这位可又用上那三个字:“不淡定。”周英一脸的若有所思,她一见姚爱回来了,凑了上来。

  “送走你的客人了?我看那个老板很失落的样子,你要注意噢!他很伤心诺!”

  周英脸一扬,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我可提醒你了。”

  “去你的!没事找事,无病呻吟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八。”

  周英急了,“哎!你说谁三八?我再三八,也比你二五子强,看着吧!徐强那哥们知道就得疯了。”

  姚爱表面上没说什么,跟周英争得面红耳赤:“人家不就是来吃几顿饭吗?干嘛非要东拉西扯,是不是没有这个必要啊!”

  周英沉下脸:“拭目以待!”

  一会儿二嫂端来了米饭、炒菜。“来来来!孩子们都吃完上学走了,咱几个好好吃饭吧!”

  周英跟二嫂闲聊。

  姚爱低头闷吃。

  二嫂问姚爱:“姚爱!怎么不说话呀?累了吗?”

  “二嫂我不累,就是想到下周我不能来了,帮不了你了。二嫂!要考试了,我得准备准备了。”姚爱在为周英的话郁闷呢!她有些不高兴,真的认为周英这是无事生非。

  周英像没事人一样抢着说:“姚爱你就忙你的吧!二嫂这有我,我要有事儿,我把可宁搬来,你放心吧!”

  姚爱还是一语不发。

  周英看看二嫂,一嘟嘴,食指一点。轻声说:“它惹的。”

  姚爱仍然是保持缄默。

  二嫂告诉姚爱,“你忙就不要来了,你功课要紧。”

  以后的星期天,姚爱没有到二嫂那去。

  而陈先生和他的小司机也没有来二嫂小店儿吃碰头食。

  这些,已在学校专心备考的姚爱自然是不知道了。

  直到有一天下午,姚爱坐在图书室复习,王晓玲悄悄来到她身边,小声喊她出去。

  “学姐!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到班里去了。他说是你弟弟,找你有重要的事。”

  “我弟弟?”姚爱愣愣地,她懵着脑袋跟王晓玲往学校门外走。

  “老家来人啦?爸妈有事啦?”她心里想着,问着自己。

  表现在脸上的自然是惊慌失措。

  她跟在王晓玲身后,亦步亦趋。

  “他说他就在学校西侧大门外等你。学姐!你不要着急,我回去就给你请假。你放心办你的事吧!”

  “好吧!那就拜托你了。”姚爱确实慌神儿了,听王晓玲这么一说,才想起,确实是得请个假才对。

  王晓玲到了门外往西一指,“诺!你看,他就在那等你哪!”说完便匆匆而回。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

    古心儿 / 著

    “姐姐,妹妹不是故意爱上襄王,更不是故意怀上襄王孩子的。”顾瑾汐怎么都没想到,原来从...

  • 学霸重生之豪门谋妻

    钱菲菲 / 著

    高智商学霸搭配腹黑男神的组合,一对一,双洁,绝对爽文,欢迎跳坑。----她是来自未来...

  • 残王的贪财妃

    陌浅离 / 著

    临晚镜,二十一世纪幻月阁的金牌杀手,代号“绝影”。以发丝为武器,一把毒针走天下。她时...

  • 1号宠婚:权少追妻忙

    吕颜 / 著

    谭家系列之四:谭亦篇商奕笑此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打脸各式装逼的大人物和小人物,谁让她具有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