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玄幻>如真似假

第三章 新月

书名:如真似假|作者:暮与晞|本书类别:玄幻|更新时间:2018-12-07 13:41:26|字数:4001字

  柳新月跟着沈警官给的地址到了一个高档小区,A区7栋,柳新月突然停下脚步。

  面前一栋地中海风格的二层小洋房,但是房子四周都被围了一圈黄色封条,站在黄色安全带边止了步。

  “你终于来了。”刚才电话中的声音主人出现在了面前,是个短发,身着中性风服装的······女人,对,女人,一个乍一看还会让女孩子脸红的女人。

  “他们都走了吗?”柳新月小心翼翼地瞅瞅周围,确实没有发现有其他侦查人员的踪影才发下心来。

  “先进去吧!我慢慢给你讲是怎么回事。”沈警官一边张望一边拉低安全带,让柳新月翻进去,进门前,沈警官再次强调不能触碰任何东西。

  沈警官打开门前,柳新月深吸一口气做好准备,不过进门后也又放下担心。

  屋里并没有让人作呕的尸体,只有侦查过后留下的各个标注的痕迹,这时候,沈警官也开始了,她的阐述。

  “命案是在今天早上凌晨发生的······”柳新月突然打断她,“你直接说,和‘橄榄枝’有什么关系吧!”

  沈警官摇着头开着玩笑:“我想你着急,没想到你这么着急啊!”说着,走到一楼客厅正中央开始长篇大论。

  “这一家四口人,夫妻两人,一个十六岁儿子和刚满······”沈警官停顿了一下似乎很难继续说下去,“刚满一岁的孩子。”

  听到这里,柳新月也感觉到一丝的悲凉,手心攥得更紧了,沈警官一边端详着柳新月的表情一边说,“昨晚,儿子突然醒来,起床先是用枕头闷死了自己的妹妹,然后······”沈警官说话断断续续地叙述着,“到了卧室想要杀害还在睡梦中的父母,父亲突然醒来,阻止儿子,让妻子先离开,但是却被儿子用刀从背后刺死了,母亲在下楼的时候也被赶来的儿子抓住杀刺伤,接着眼睁睁看着母亲走到门口倒下。”沈警官说着指了指,在门口一个倒伏的人像,人像下是一大片血迹,血迹旁是一条滴落状的血迹,渐浅的朝楼梯底延伸,抬头墙上还有手指划过的痕迹。

  儿子居然可以这样狠心地看着母亲流血而死,该有多大的怨气啊!

  “从附近居民那里打听到,一家人过得和和睦睦,儿子成绩优秀,人又阳光,都不相信会做出这种事情的。”说着停顿一下,“我觉得这事蹊跷,可能和‘橄榄枝’有关,所以马上通知你了。”沈警官在一边盘手看着。

  柳新月一边摇头一边站了起来,“还是先查查他们的资金账户和私下社交圈再说吧!毕竟‘橄榄枝’他们很少对无关人员下手的。”

  沈警官点点头,又突然间表情凝重,她比手势示意柳新月别说话,却是可以听到细碎的脚步声,两人立刻躲到了,客厅的沙发后面。

  不一会儿,传来开门的声音,沈警官抓住柳新月的手让她安心,一边侧面观察是什么人偷偷溜了进来。

  刚看清楚,沈警官抓着柳新月的手放松了下来,长舒一口,接着就听到进来的人大喊道:“长缨,长缨,你在吗?”

  沈警官一边摇着头一边站了起来,“前辈,我在这儿。”听到是沈长缨的前辈,柳新月也放松了下来。

  “哎哟!你今天不是该下班了吗?怎么还在这里啊?”门口站着以为留着寸头,看上去相当干练的中年男人。

  “徐前辈,你不用担心我了!倒是你怎么想到来这里啊?”沈长缨慢慢走向徐前辈,想将他拉离这个现场,徐前辈却抱住手臂说:“臭丫头,你以为我这么好骗啊!”

  徐前辈说着往沙发的方向走去,慢慢走在了沙发的边沿说:“说,这次有没有带那个叫柳新月的来现场。”

  “前辈,你在说什么啊?”沈长缨试图用笑来掩盖自己的心虚,躲在沙发背后的柳新月心里也马上悬起一颗石头。

  徐前辈立马摆出教训的表情,“我不管你和那个柳新月有什么关系,我都必须告诉你,你是警察,你有义务保护每个案子的机密,不能随随便便告诉一个外人,忘了上次你到柳新月去现场,被警司发现的事了······”

  “徐前辈!”沈长缨打断徐前辈的说教,“我这次真的没有带新月来,你相信我,我这会儿来现场是为了在找一些线索······”

  “啊欠!”

  徐前辈没有发出声音,沈长缨瞬间面如土色,徐前辈也立刻感觉到这一声喷嚏声是从自己的背后发出来的,慢慢手撑着沙发靠背上,往后望,正好看到柳新月一脸尬笑地看着他。

  “你好啊!徐先生。”

  徐前辈气得一下站起来,不断踱步,“好啊!沈长缨,连我你都骗,你······”

  徐前辈被气得语无伦次,柳新月慢慢站起来,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  “徐前辈,我向你保证,新月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破坏现场的人。”沈长缨不断在一边劝说,但是徐前辈不停摇着头,最后无视沈长缨。

  拉起柳新月走到门口,还一边说:“柳小姐啊!不是我不欢迎你,但是这里是命案现场,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然后将她推出门,在赠一句“求您以后不要再来缠着我们长缨了,谢谢!”

  “砰!”门被用力关上,柳新月吓得身体一颤,回过神来,斜着身子,从窗户的方向看进去,沈长缨不断对她摇头,做手势要她离开,她心中的诸多怨言只能憋了回去。

  柳新月这才悠悠地回孤儿院去了。

  到孤儿院时,夜幕已经升起,一轮银盘挂上树梢,孤儿院因为是欧式建筑,在幽静的月光下,显得沉闷,甚至是阴森。

  “新月,回来啦!”刚进门的柳新月就撞上了安置好孩子们的秦姨。

  “秦姨!”柳新月无精打采地向秦姨打着招呼,秦姨又问:“你父亲的药取回来了吗?”

  “嗷!”柳新月经历刚才案发现场的事还没回过神,早把这事给忘了,“我给忘了!”

  “嗯?”秦姨有些疑惑,“苏先生不是说你去医院取药了吗?怎么会?”

  柳新月瞬间一个哆嗦,尬笑着,挠着后脑勺说:“我中途遇见老朋友就去聚了聚,回来晚了就给忘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!”秦姨看出了什么,但是并没有点破,就这样任由这个谎话沉下去。

  柳新月见秦姨没有继续问下去,马上说自己找父亲有事,赶紧溜了。

  走到院长办公室门口先理了理衣服,敲敲门,再推门进去。

  “爸!”柳新月先探头看进去,背对着她的院长慢慢转过椅子来叫她进来。

  进了屋,院长惆怅地坐在椅子前等着柳新月的汇报,昏黄地灯光下,院长脸上岁月的痕迹显得更深了,蜡黄的脸色看得人心寒,严肃的表情,让人放松不下。

  柳新月整理状态缓缓说道:“今天早上凌晨在,欣兰社区发生命案,儿子残杀家中三人,父母,刚满月的妹妹,然后自杀。”

  这件事谁听到都无疑是心中一紧,院长换了个姿势,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据邻居描述,一家人很和睦,儿子成绩优秀,阳光,不像是会杀全家的人。”

  “放大一个人的心理阴影,直到阴影膨胀到占据一个人的身心,这确实很像‘橄榄枝’的做法。”院长沉思一会儿继续说:“但是‘橄榄枝’一般不会用这方式对付无关人员······”

  “我已经让沈警官查查一家人的背景了。”柳新月帮院长把话说完。

  院长满意地点点头说:“那这事要多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父亲放心,我会尽力的。”柳新月恭敬地像个下属一样,院长慢慢转了回去背对着柳新月。

  “新月,咱们谈谈苏星河的事吧!”柳新月看不清院长的表情,只知道心里泛起丝丝不安,手攥得很紧。

  “您说!”柳新月这时候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“苏星河认出你来了,意味着你的身份很可能被其他人发现,苏星河是一个很大的隐患。”

  “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。”代替柳新月心中不安的是沉重。

  “你也不希望苏星河被卷入这件事中,你要知道保护他就是隐瞒事实。”

  这次柳新月没有再接话,只是沉思,院长又接着说下去,“我知道,苏星河或许会成为‘莫初心’存在的唯一证据,也是可能至今还记得你的人,但,想想以后,柳新月有时候你需要一个决定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柳新月回答得很简短,院长也看出了柳新月不想继续下去,“回去休息吧!很晚了,你也累了。”

  “父亲也是,早些休息!”说完一个鞠躬慢慢退出了办公室,回到自己的卧室,柳新月试图用冷水洗脸来让自己清醒,但是抬头便与镜中的自己对视起来。

  这张脸在这十年来变了多少,是时间无情地让它变得忘记了哭,

  苏星河就像一个打开柳新月记忆的开关,用来的是身体和心理的巨大疼痛和压力。

  ‘橄榄枝’这个毁了她一身的组织,每天夜里她都在梦里鞭笞这他们,那些在她身上留下无数伤痕的人。

  柳新月,在满月下新生的孩子,院长柳沐收养她,给她这个名字,就意味着她可以忘记过去的一切,但是那场噩梦又怎么会是这么容易忘记呢!

  柳新月慢慢放下身子,蜷缩在地上,她没有眼泪,因为在十年眼泪已经流干了,现在留下的只有眼中布满的血丝。

  “妈妈,妈妈。”莫初心抓着妇人的手,不断叫喊着,妇人安慰着莫初心,拉着她走进一间大的会议厅。

  会议厅里坐着形形色色上上下下十多个大人,才十二岁的莫初心第一次见到这种三堂会审的场面,一时吓得不再说话。

  转过头看向一边一个和自己同龄的男孩,男孩也看着她,男孩眼中那种闪烁的神光,莫初心知道那是喜欢的眼神,对他温柔一笑,男孩的神光更闪烁了,也赶紧笑笑回应。

  这时候,莫初心听到了自己父亲那熟悉的声音,暴躁得像是在和谁争吵着,莫初心立马收回了眼神,看向坐在母亲身边的父亲。

  和父亲争吵的是一个头发花白,气势逼人的中年男人,这是她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,她在今天早上才知道,自己是母亲和有妇之夫生下的私生子,过去,母亲总是对外面宣称,她是母亲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孩子,父亲也一直以叔叔的形象和自己相处,直到今天早上一道新闻,铺面而来的丑闻压得母亲喘不过气。

  当天夜里,父亲就带着她们来到这所谓的家族会议上,所谓的爷爷似乎并不赞同父亲的做法,这是在给家族蒙羞。

  “我告诉你,我要和你正式离婚,我心中有的只是邱岚。”这次父亲怒斥的是一个气质不俗的女人,女人怀中抱着的正是刚才的男孩,这次男孩的眼神变了,充斥的是绝望和憎恨。

  “你让星辰怎么办?你让我······”女人哭着喊着,伸手想要抓回父亲,但是父亲依旧头没有会得抱上莫初心,牵着母亲离开会议室,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个人毫不顾形象、绝望地恳求。

  回到车上,父亲吩咐司机回家,接着,父母开始讨论着接下来的安排,莫初心就靠在父亲的怀里,一句不发。

  “放心吧!大不了咱们出国,总有办法的。”父亲安慰着母亲,话音刚落。

  车身发生扭曲,车灯下,眼见着车子撞向围栏,围栏那边便是山坡,司机似乎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,想要不救,但是车子依旧毫不犹豫地冲下山坡,父亲下意识地紧紧抱住柳新月,所有人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随着车子撞下山体。

  终于在不断地碰撞中,车子停了下来,柳新月的意识早已迷糊,朦胧中看到一个身着黑色修道服,像修女一样的人慢慢靠近她。

  柳新月的嘴里还在喃喃道:“妈妈,咱们回家吧!”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斩男色

    圣妖 / 著

    都说绿城靳家的老九,持美行凶,目空一切。这个姿色一等一的男人,就连走路都带着一股撩人...

  • 王牌军宠:枭妻难驯

    凤玖 / 著

    【心狠手辣女大佬与腹黑龟毛男军官,相爱相杀互撩互宠,一路复仇虐渣打炮斗小三的故事】楚...

  • 锦绣良缘之北地王妃

    懒语 / 著

    现代的林子吟是军校特别聘请的机械教授,明明在机械上可以有大作为的人物,却因为家庭的缘...

  • 将军策:嫡女权谋

    凉薄浅笑 / 著

    她是战王嫡女,却流落在外十七年,她身负许多,已是堕入万丈深渊。当她回到大景朝,成为人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网站地图